当前位置:湖南子站 > 地方人物

老人苦心教育送出1博士2硕士2本科

2011-01-14 10:13:43

说起孙辈们的情况时,刘余香非常开心,肺癌也得到了控制。陈国忠 摄

  孙子 刘振华

  从山西大学本科毕业后,考入上海一所大学读硕士研究生,去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同时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和法国一所高校的博士研究生。2010年9月,他已赴法国读博。

  孙女 刘幸

  从哈尔滨医科大学毕业后,考入上海药物研究所读硕士研究生。

  孙女 刘艳

  从成都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进入重庆市电力电网中心工作。

  孙女 刘欢

  目前在广西师范学院就读本科,今年上半年毕业。

  外甥女 蔡雅玲

  目前在湖南涉外经济学院读本科。

  “我和老伴已坐飞机到了重庆我的孙女家,准备在这里过春节!”昨晚,年近八旬的宁乡县煤炭坝镇双龙村农民刘余香在电话中欣喜地告诉记者。

  在自己患癌症、前妻病亡、后妻瘫痪、儿子意外死亡、女儿患癌症、女婿截肢等一连串打击下,刘余香丝毫没有放松对孙辈的教育,接连培养出了5名大学生,其中1名博士,2名硕士,2名本科生,成为远近闻名的“大学生之家”。近日,记者前往宁乡,听到了许多发生在他身上的感人故事。

  前妻临终前,叮嘱他教育好后代

  刘余香自小喜欢写写画画,是当地家喻户晓的“秀才”。不到20岁,他就被有关部门安排到该县贺石桥乡凤山小学当代课老师。尽管他的课深受学生欢迎,但后来由于历史原因,他的代课生涯被迫中断,只好回到家中当了一名农民。没多久,他与当地农村姑娘蔡玉龙结婚。婚后,蔡玉龙相继生下了儿子刘放林和女儿刘小令、刘小平。

  尽管生活比较清贫,但刘余香和妻子的感情很好,夫妻俩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自给自足的平淡日子。

  没想到不幸降临了。1976年6月的一天,蔡玉龙突然患病,被送往医院后,医生发现她已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只能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弥留之际,气若游丝的蔡玉龙在刘余香耳边说:“余香,原谅我吧,我以后只能在天上和你说话了。在我走后,你不能天天惦记着我啊。以后你再次结婚时,一定要对她好,就像你对我一样,我会在天上看着呢。如果有来生,我会是一个非常健康的女人,到时我们缠绵一辈子,一起慢慢变老。还有,以后教育我们后辈的任务就全部依靠你了,你一定要将他们培养好……”

  中年丧妻是人生中最大的悲剧,抚着妻子的遗体,刘余香泪如泉涌。自此以后,他既当爸又当妈,含辛茹苦地将几个孩子养大成人。想到后妈可能对孩子不好,在前妻去世的最初几年,刘余香没有重新组建家庭。

  “那些年,我几乎疯掉了”

  几年过去了,看到丧偶的刘余香一个人很不容易,陆续有热心人给他介绍对象。为了自己将来老了能有人照顾,刘余香那颗冰冷的心慢慢复苏了。

  1981年,他与临村同样丧偶的蔡蒲英结为夫妻。两人相依为命,非常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蔡蒲英是个非常能干的女人,她不仅养了3头母猪,还在家中煮起了米酒,每天天刚亮便挑到外面去卖。

  经过刘余香和蔡蒲英的苦心经营,这个家逐渐有了起色。几年后,他们盖起了一栋楼房,这在当时的农村是非常罕见的。

  特别有意思的是,刘余香与前妻所生女儿刘小令及蔡蒲英与前夫所生儿子刘希奇,此时尚未成家。刘余香和蔡蒲英商议,动员刘希奇和刘小令结合。刘希奇和刘小令也情投意合,很快便结为夫妻。

  就在这一大家子开开心心地过着日子时,没想到厄运再次降临。首先是蔡蒲英由于劳累过度,患严重风湿病瘫痪在床,一躺就是3年。紧接着刘余香被诊断出患有肺癌,医生说他的生命危在旦夕。此后,刘放林不慎从楼上摔下来当场死亡,刘小令也患了乳腺癌,刘希奇不仅患有重度糖尿病,后来又因车祸截肢。

  为了给自己和家人治病,刘余香不仅花光了家中的所有积蓄,而且凡是能够借到钱的地方都被他借了个遍。

  “那些年,我几乎疯掉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回首往事时,刘余香唏嘘不已。

  苦心教育, 五个孙辈个个有出息

  尽管自己和家人连遭变故,但刘余香始终没有放松对孙辈的教育,他主动挑起了教育他们的重担。他的想法非常朴实:“我们的家庭本来就一贫如洗了,如果他们还不努力读书,没有多少文化,以后拿什么去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

  为此,从读小学开始,他便将孙子刘振华,孙女刘艳、刘幸、刘欢,外甥女蔡雅玲接到自己身边,每天在他们放学回家后,给他们辅导功课。刘余香给孙辈们约定了这样几条:必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不可偏科;学习成绩必须在班上领先,高中必须考入宁乡一中;每天放学后及寒暑假回家时,必须帮助家人劳动,不能偷懒;生活必须勤俭节约,不能和别人比吃穿。

  在刘余香的言传身教之下,刘振华、刘艳、刘幸、刘欢、蔡雅玲读书时你追我赶,互相竞争,学习成绩一直不错,并相继如愿考入大学:

  刘振华从山西大学本科毕业后,考入上海一所大学读硕士研究生,去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和法国一所高校的博士研究生。2010年9月,他赴法国读博;

  刘幸从哈尔滨医科大学毕业后,考入上海药物研究所读硕士研究生;

  刘艳从成都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进入重庆市电力电网中心工作;

  刘欢目前在广西师范学院就读本科,今年上半年毕业;

  蔡雅玲目前在湖南涉外经济学院读本科。

  刘余香告诉记者,他的这些孙辈们从读初中开始,他和家人从来没有送他们去过学校,更没有给老师送过什么礼物,让他们习惯于独来独往,这样,他们的生活自理能力和交际能力自然会胜过同龄人。

  孙辈们非常理解家人的不容易,从读初中开始,他们便利用节假日到外面捡废品挣生活费。进入大学后,他们积极参与各类勤工俭学活动,有时连春节也不回家,以减轻家人的负担。而他们只要一回到家中,便放下行李马上帮家人干活。

  肺癌竟奇迹般地得到控制

  “爷爷虽然没多少文化,但他对我们的教育使我们从小懂得了做人的道理,从而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明白了唯有读书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唯有知识才是我们立足于社会的根本。是他,用自己不屈的脊梁,为我们撑出了灿烂前程。”昨晚,刘艳在电话中对记者说。

  刘艳告诉记者,这些年来,她家经历了那么多变故,爷爷和奶奶也身患重病,尽管她明白如果不读书便只能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为了早日挣钱帮助家人减轻负担,她以前也萌生过辍学打工的念头,但每次都受到了爷爷的严厉批评。“在我的生命中,爷爷是我最亲最爱的人,不论走到哪儿,我都会永远记住他的教诲。”

  2009年春节后不久,被癌症折磨近十年的刘小令去世,刘艳参加完母亲的葬礼后,抱着极度悲痛的爷爷说:“这些年,您已经失去了几个亲人,您一定要振作起来,我们只有好好活着,才是对死去亲人的最好慰藉。”

  2009年底,刘艳将爷爷、奶奶及父亲接至成都,让他们平生第一次看看山外的世界。刘艳刚参加工作不久,工资并不高,她自己平时根本舍不得花钱乘飞机,这次,她非常“大方”让爷爷一行乘飞机往返。懂事的刘艳还拿出工资帮家里偿还了部分债务。

  看到孙辈们一个个走出了大山,刘余香的心情非常舒畅,肺癌也好转了,连医生也觉得不可思议。而他妻子蔡蒲英在他的精心照料下,也基本恢复了健康。现在,刘余香和妻子每天早晨都要坚持锻炼身体。

  2010年清明节,刘余香给前妻蔡玉龙扫墓时,他在墓前跟妻子说起了悄悄话:“玉龙,你走时叮嘱我要将后辈们教育好,现在,他们全部考上了大学,我们家还出了博士呢。你啊,就尽管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