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湖南子站 > 区域经济

数字看上半年湖南经济如何看待货运的增与减

2013-08-02 14:55:51

制图:张扬

  本报记者 邓晶琎

  据省交通运输厅7月底的数据统计,上半年,全省公路和水路货运量、货物周转量,累计分别完成8.88亿吨、1393.27亿吨公里,同比分别增长11.16%、15.77%。

  据广铁集团在湖南的两大货运中心统计,上半年湖南铁路货运量累计达2240.99万吨,同比下降12.5%。

  如何看待公路、水路、铁路这三种我省主要的货运方式,在上半年表现出的不同发展势头?

  湖南物流研究中心主任、湖南商学院工商管理学院院长黄福华分析,公路水路货运量稳步增长,铁路货运量较大程度下降的趋势表明,我省货运业将重新“洗牌”,各类货运都将面临调结构、转方式的挑战。

  公路、水路货运稳步增长

  7月30日,随着起重吊机将一个红色集装箱缓缓运至即将出港的货轮上,长沙新港7月集装箱吞吐量达到9725标箱,同比增长20%。

  “长沙新港正在进行三期工程建设,建成后年吞吐量将达到1000万吨。”长沙新港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唐忠良介绍。

  随着湘江长沙综合枢纽正式蓄水通航,湘江2000吨级航道建设一期工程(株洲至城陵矶)有序推进,我省航运、渡口建设正逐步完善,湘江正成为沿江许多大中型企业进出货物的首选通道。

  据省水运管理局统计,上半年,全省完成水路货运量9102.27万吨,同比增长12.23%;完成货物周转量258.62亿吨公里,同比增长20.05%。

  “水上运输承载能力大、价格低廉的优势,是铁路和公路无法比拟的。”省水运管理局总工程师许足怀分析,今年上半年水路货运保持良好的增长趋势,得益于各类水上基础设施建设的改善以及总运力的增长,“1000吨级以上船舶,已成为水路新增运力的主力军。”

  许足怀解释,运力提高后,水路的优势就更明显了。“比如,通过水路运输钢材,每一吨可比其他运输方式节省40元至60元。去年湘钢通过水路发送货物近1000万吨,这就意味着可为企业至少节省运费4亿元。”

  相比之下,公路运价在3种货物运输方式中最高。但公路货运仍然是货运市场的绝对“主角”,在我省货运总占比达到87%。

  “没有什么货物是公路不能运输的。”省道路运输管理局货物运输科科长沈民介绍,我省日益完善的高速公路网和国省道路网,为公路货物运输发展提供了良好平台。

  据省道路运输管理局统计,上半年,公路货运量完成7.97亿吨,同比增长11.1%;完成货物周转量1134.65亿吨公里,同比增长11.48%。

  沈民分析,上半年增幅较大的货物类别包括家电等消费品,“特别是电商的迅猛发展,为公路快递业提供了快速发展的契机,中短途的零担运输主要为公路运输。”

  沈民介绍,我省现在共有6万家公路运输企业,市场主体较多,企业的组织运行效率高,服务范围广。“铁路能去的地方,公路能到,铁路不能去的地方,公路也能去。”

  铁路逐渐失去份额

  昔日一个车皮难求的“铁老大”,逐渐在货运市场失去份额。

  目前,我省的铁路货运由广铁集团在湖南设立的长沙和怀化两大货运中心负责。

  据长沙货运中心统计,前6个月完成装车数32.26万车,同比下降13.20%;发送货物1990.69万吨,同比下降12.76%。

  怀化货运中心数据统计,完成装车数3.97万车,同比下降10.8%;发送货物250.3万吨,同比下降10.5%。

  “我们首先要追回那些失去的货源。”6月15日全国实行铁路货运改革后,新组建的长沙货运中心主任陈华兵坦言。

  根据长沙货运中心数据统计,上半年铁路发送量下降较大的货物,包括以往主要依靠铁路运输的煤、钢铁、水泥等大宗货物。

  陈华兵分析,自国家对房地产市场实行调控以来,钢铁价格跌幅较大,企业限量生产,库存积压,各钢厂的合同签订量严重不足,长沙货运中心管内的四大钢厂(涟钢、湘钢、衡钢、冷钢)都实行了不同程度的限产。这直接导致了这部分铁路货运量的急剧下降。

  还让铁路倍感压力的是,今年2月20日铁路货运调价,铁路运输货物每吨公里提高了0.015元,部分货源纷纷转向公路以及价格更为优惠的水路。

  “调价后,铁路运输成本大幅增加,很多客户为节约成本,都选择水运,致使岳北地区今年上半年的焦炭运量同比减少24.5万吨。”长沙货运中心营销团队负责人戴平说。

  货运业将重新“洗牌”

  “货物运输业将重新‘洗牌’。” 黄福华认为,上半年货运业几项统计数据,难掩一个事实:货运业面临的经营成本压力越来越大,亟须重新调整结构,加强政策扶持引导。

  沈民与黄福华观点一致:公路货运表面光鲜,实际上生存压力却越来越大,成本上升正在侵蚀公路运输的利润。

  “8月1日营业税改增值税后,公路运输企业的税负增加,提升大约8%的经营成本,”沈民分析,一些业务量小、成本高、运转周期长的物流企业必然会退出市场。

  “希望政府能积极出台针对道路运输行业的优惠政策,例如,可以对购置节能减排的大吨位环保车型给予一定的优惠或补贴。”沈民说。

  铁路部门已经做出了改革的尝试。6月15日,中国铁路总公司实施铁路货运改革,提出了简化手续、实行“门对门”服务等多项措施。据广铁集团长沙货运中心数据统计,改革1个多月来,该中心的货运量增长10%。

  对于铁路货运前景,长沙货运中心主任陈华兵乐观而谨慎:“任何改革不可能立竿见影,铁路在短期内实现货运量翻几番并不现实;但可以肯定的是,改革方向对了,发展前景必然可期。”

  同样亟须调整经营方式的还有水路货运。省水运管理局计划处处长苏清贵介绍,湖南水运市场规模企业不多,“目前全省有300多家船运公司,但真正有竞争力的不过30家。”

  苏清贵介绍,水运部门将加强监管和引导;同时也亟须政府给予更多投资,加强水运基础设施建设。

  “水运应该成为我省今后货物运输发展的主力军,”黄福华分析,水路运输比铁路成本低,比公路节能环保,符合我省两型社会建设的需要,因此,可大力发展水路运输,“同时应加大对物流业的分析研究和投入,加快培育龙头物流企业,扩大整体物流运输市场规模。”